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报告

庞大鹏:“统一俄罗斯”党的历史演变与发展前景

发布时间:2018-03-13

庞大鹏:“统一俄罗斯”党的历史演变与发展前景


作者:

来源:


内容提要

“统一俄罗斯”党被认为是俄罗斯中派政治力量的核心代表。普京当选俄罗斯总统后为巩固执政地位,将“统一俄罗斯”党打造成为政权可以依靠的全国性大党。“统一俄罗斯”党的指导思想是俄罗斯保守主义。俄罗斯建立了“统一俄罗斯”党一党主导的政党格局。“统一俄罗斯”党作为俄罗斯的“政权党”,积极进行自我革新,是俄罗斯政治体系下普京倚重的政治力量,其未来目标致力于建立国家发展的保障体系,引领俄罗斯走向世界领导地位。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所政治部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原文刊载于《当代世界》2018年第3期

DOI: 10.19422/j.cnki.ddsj.2018.03.012

注释略


“统一俄罗斯”党是俄罗斯政治体系的一部分,同时又是当今俄罗斯政治体制中最重要和起决定性作用的关键部分。俄罗斯的政治体制在“统一俄罗斯”党与其他政治团体自由竞争的过程中得到更新和改善,从而为实现普京的强国梦奠定政治基础。普京一手创立了“统一俄罗斯”党,是该党得以顺利发展的最强大政治资源。同时,“统一俄罗斯”党也是普京最坚定的支持力量,在俄罗斯国家治理体系中居于重要支撑地位。普京为了塑造全民总统的形象,并不担任“统一俄罗斯”党的党内实职。2018年总统大选,普京作为自荐的独立候选人参选,其政治期望是赢得俄罗斯公民的广泛支持。

1
“统一俄罗斯”党的历史演变

“统一俄罗斯”党的前身是俄罗斯执政当局在1999年为了国家杜马选举而组建的统一运动竞选联盟,由时任总理普京亲自抓运作。由于有普京的公开宣传,该联盟依靠在车臣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在很短的时间里赢得了广泛的支持,在国家杜马选举中获得约25%的选票。统一运动竞选联盟的胜利是普京个人的胜利,反映出俄罗斯民众对结束混乱的政治秩序的期盼。

1999年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结束后,统一运动竞选联盟加快了组建政党的步伐:2000年5月27日,统一党成立;10月28日至29日,统一党召开二大,宣布统一党是“总统政权党”。2001年,统一党和“祖国”运动组建联合政党,4月实现了在国家杜马中的合并,7月12日两党正式联合,成立全俄罗斯“统一和祖国”联盟; 10月,在联盟二大上,“全俄罗斯”运动被吸收为联盟成员。

2001年12月1日,“全俄罗斯统一和祖国”党成立,简称“统一俄罗斯”党,成为支持总统的最大中派政治力量。以谢尔盖·绍伊古为首的统一党的成员主要是中央和各级政府机关的官员和职员,以尤里·卢日科夫为首的“祖国”运动的成员大多是首都莫斯科的政治精英、企业界人士和知识分子,以明季梅尔·沙伊米耶夫为首的“全俄罗斯”运动则代表各地方的实力派和官吏的要求。三个政治组织一致的方面主要体现在它们都支持俄罗斯总统普京。2001年12月18日,“统一俄罗斯”党在俄罗斯司法部登记注册。2002年11月,格雷兹洛夫当选“统一俄罗斯”党最高委员会主席。

“统一俄罗斯”党正式成立后,普京为保障“统一俄罗斯”党成为政权可以依靠的全国性大党,在制度建设上下足了功夫,各种法律和机制保障举措频频出台。《政党法》《国家杜马代表选举法》《政府法》等一系列法律的修改为“统一俄罗斯”党大展宏图奠定了政治基础。在2016年结束的第七届国家杜马选举中, “统一俄罗斯”党赢得343席,获三分之二以上多数席位,延续一党主导的政党格局。

图片关键词

2017年1月22日,俄罗斯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统俄党)第十六次代表大会在莫斯科举行。会议选举俄总理梅德韦杰夫连任该党主席。图为当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俄总理梅德韦杰夫在大会上发言。

2017年1月22日,“统一俄罗斯”党第十六次代表大会举行,会议实现了该党中央领导机构的更新换代,通过了新一届最高委员会成员名单,梅德韦杰夫连任该党主席,任期五年,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主席马特维延科、国防部长绍伊古、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以及文化部长梅津斯基、农业部长特卡乔夫等连任新一届最高委员会成员,确保了该党核心领导层的稳定。在2017年9月10日的地方选举中,“统一俄罗斯”党在16个联邦主体行政长官的选举中大获全胜,该党候选人均高票当选。2017年12月22日到23日,“统一俄罗斯”党十七大举行,普京和现任党主席梅德韦杰夫出席,会议通过决议称将全力支持普京参加2018年俄罗斯总统选举。

2
“统一俄罗斯”党的指导思想

“统一俄罗斯”党的指导思想是俄罗斯保守主义,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执政理念一脉相承。以2005年国情咨文为标志,普京治国理念的形成与发展在总体上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1999年12月至2005年4月为“俄罗斯新思想”时期。这一阶段形成了普京执政的思想基础,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强国战略,俄罗斯也逐渐形成了普京特色的发展模式。2005年以后为“主权民主”思想时期。这一阶段概括了普京的政治模式及发展道路,并在“主权民主”思想的基础上提出了“俄罗斯保守主义”。

2007年,普京在瓦尔代会议上解释了“主权民主”的含义,指出“主权民主”是一个混合体,主权是俄罗斯与外界相互关系的本质,民主则是俄罗斯的内部状态,俄罗斯社会的内在。普京认为,要从外部保障俄罗斯的国家利益,营造一个积极有效并造福本国公民的舒适社会。

在2013年12月的国情咨文中,普京将新时期的政策内涵解读为捍卫传统的家庭价值观,始终如一地坚持俄罗斯的立场。他表示俄罗斯确有成为领导者的雄心,但不会强推俄罗斯模式,也不会谋求恢复以往的超级大国地位。普京指出,俄罗斯推崇建立在相互尊重基础上的价值观和价值导向,坚持保守主义的立场,尊重国家主权、独立和民族的独特性。这是普京时隔五年后首次重申俄罗斯的保守主义立场。

在当代俄罗斯,保守主义没有贬义,是俄罗斯坚持传统价值观的体现,是代表中派主义政治价值取向的符号。2017年11月1日,国家杜马主席沃洛金作为官方代表正式提出俄罗斯传统价值观,是家庭、信仰、团结、祖国、公正,回应了2013年普京重提保守主义的内在命题含义。同时,俄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团主席卢基扬诺夫指出,普京保守主义理念反映了他的新发展哲学,重视的是人的现代化;若要长期在外交上采取灵活多变的战术方法,俄罗斯需要在内部营造一种氛围,让社会乃至更广义上的人的潜力都发挥出来;军事实力仍是大国捍卫自身不可侵犯性的手段,但是在技术和智力领域的竞争才是重中之重,决定着国家在全球的影响力;最重要的竞争是人才的竞争,争夺人心、智慧,关注、吸引创新人才,为他们实现自我价值创造条件。

早在2000年2月27日,普京在“统一俄罗斯”党的前身——“统一”社会政治运动成立大会上就明确表示:只有当一个党有了自己的思想体系,提出的价值观念能够为民众所接受和支持,比行政方式和资源的力量更有号召力,它才能成为真正的党。从普京执政理念看,俄罗斯要想重新崛起,社会首先需要团结和凝聚力,如果出现了与执政当局的政策与理念不同的政策和政治纲领,俄罗斯就无法实现团结与稳定。“政权党”和一党主导的选举政治在这个方面发挥了特殊作用。除了“政权党”,其他各政党必须服务于团结与稳定这一目标。因此,虽然俄罗斯宪法规定俄罗斯不能有统一的国家意识形态,但实际上俄罗斯的官方主流意识形态是“统一俄罗斯”党坚持的俄罗斯保守主义,俄罗斯国内各政治力量在这一问题上存在一个最大多数的政治共识。

3
“统一俄罗斯”党的政治地位

2009年11月,梅德韦杰夫在“统一俄罗斯”党十一大上发表讲话,将该党定位为“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在国家杜马中拥有四分之三的表决权,在各地区的立法会议中也占据大多数席位,它得到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支持,是当之无愧的执政党。

然而,尽管普京和梅德韦杰夫都称“统一俄罗斯”党是执政党,但是严格来说,“统一俄罗斯”党只能被称为“政权党”。它与执政党的主要区别在于,俄罗斯宪法并没有规定:在国家杜马选举中获胜的政党有权组织政府和推举政府首脑。也就是说,做决定的中心来自党外。例如,“统一俄罗斯”党作为国家杜马中的主导政治力量并不能决定总理的人选,它所能做的是通过在议会的代表资格使执政当局的决定合法化。只有把政府变为政党政府的情况下,即赋予“统一俄罗斯”党组建政府的权力,而不仅仅是总统人事决定等方面的表决工具,“政权党”才能成为执政党,才能在法律意义上为所做出的决定承担责任。

俄罗斯的“政权党”一词被用来特指后苏联地区国家中的政党组织。1993年因首次举行国家杜马选举,俄罗斯出现了第一个“政权党”——“俄罗斯选择”运动民主力量联盟,它成为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的执政基础。后来“政权党”的意识形态色彩日渐淡化,被赋予了越来越多的行政色彩,其政治独立性也日益削减。在“政权党”现象存在的整个时期中,它逐渐成为总统对政党体系施加影响的工具。

从“政权党”的地位和效率中可以判断这个政权内部的情况。衰弱而力量涣散的政权永远不可能建立强大的“政权党”。在叶利钦时期,“政权党”往往不能在议会中获得多数席位:1993年,“俄罗斯选择”运动获得15%的议会席位;1995年,“我们的家园—俄罗斯”仅获10%的议席。此外,“政权党”内部常常出现裂痕,这体现了政权内部存在的激烈竞争:1993年,“俄罗斯选择”运动与沙赫赖领导的“俄罗斯统一和谐”党相互较劲,实际反映的是“俄罗斯选择”运动领导人盖达尔和切尔诺梅尔金争夺总理宝座的结果。1995年,中右翼联盟“我们的家园—俄罗斯”受到中左翼“雷布金联盟”的遏制,反映出叶利钦亲信之间的政治斗争。“政权党”最尖锐的一次矛盾出现在1999年,那时政权出现了自上而下的分裂,地方上的“政权党”结成亲莫斯科的“祖国—全俄罗斯”联盟向执政当局发难。

图片关键词

2017年11日,俄罗斯地方选举结果揭晓,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统俄党)提名的候选人在此次16个联邦主体行政长官选举中全部获胜,他们都是现任或代理行政长官。图为9月10日,在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一处投票站准备投票。

普京上台后,形势彻底扭转。执政当局开始系统地控制政党体系。“统一俄罗斯”党在俄罗斯政坛居于关键位置。在中央层面,“统一俄罗斯”党是普京在国家杜马中实施强国战略的坚实保障;在地方层面,“统一俄罗斯”党作为势力最为广泛的全国性政党,是普京防止地区分裂和巩固联邦统一的核心力量。在政党体系中存在一个占优势的政党,这无论在哪种政治体制下对于执政当局都是有利的。从政治绩效的快捷性来看,据有主导地位的“政权党”可以对国家现代化提供有效的立法支持。对于致力于实现俄罗斯强国梦的普京来说,依靠“统一俄罗斯”党是俄罗斯政治现实的需要。

当前俄罗斯的政党体系已比较稳定。俄罗斯目前政党体系的基础由国家杜马中的四大政党构成,除了“统一俄罗斯”党以外,还有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俄罗斯自由民主党和公正俄罗斯党。从政治生态的角度看,其他三党都不是真正的反对派:一方是“统一俄罗斯”党,另一方是体制内反对派,由此形成的体系处于一种相对稳定的平衡状态。目前,由于执政当局在政治运行机制上的牢牢把控,体制外反对派还不能算是真正的政治力量,他们没有决定性的能力,无法影响现行政治体制。 

4
“统一俄罗斯”党的自我革新与未来目标

“统一俄罗斯”党之所以有当前在俄罗斯政党格局和政治体系中的地位,与该党近年来的党内改革密不可分。2009年俄罗斯的金融危机和2011年国家杜马选举后爆发的抗议运动让该党开始自我革新。

一是通过了新的纲领性文件。2009年11月21日,“统一俄罗斯”党第十一次代表大会通过了新纲领,其中最重要的内容是承认“统一俄罗斯”党的意识形态是保守主义。该党的保守主义思想是否与普京提出的创新发展战略以及现代化构想相符,一直是人们热议的重点。“统一俄罗斯”党力图将总统的指示与保守主义意识形态结合起来。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沃罗比约夫表示,现代化改造与保守主义毫不冲突,总统的提议与“统一俄罗斯”党的纲领一脉相承。从改革的逻辑上而言,“统一俄罗斯”党新纲领的核心是扬弃,其中至关重要的是保住俄罗斯的文化和价值观,并在此基础上改革经济和社会。原国家杜马主席格雷兹洛夫评价保守主义是稳定和发展的思想,在没有停滞和革命的情况下不断对社会进行创造性革新。

二是加强党内竞争。新纲领规定“统一俄罗斯”党代表必须参加各级选举的政治辩论等内容。放弃参加政治辩论,避开与其他政党候选人的辩论曾是“统一俄罗斯”党的一项特殊竞选策略,此举引起了其他政党的不满。“统一俄罗斯”党现在也着重推举善于进行公开辩论的政治家。

三是“统一俄罗斯”党政治纲领的核心与执政阶层稳定优先的本质要求一致。坚持政治稳定,坚持传统价值观和民族团结是俄罗斯的主要力量及爱国主义思想等。普京明确表示:俄罗斯是自给自足的国家,将在现有的条件下工作,发展自己的生产和技术,更坚定地进行改革,外部压力只能使俄罗斯社会团结起来。俄罗斯优先任务是在顾及全球现代化趋势、传统价值观和爱国主义基础上团结俄罗斯社会的同时,继续完善民主和开放经济的体制,加快国内发展。

出身于“统一俄罗斯”党高层、曾在政府和总统办公厅担任重要职位的国家杜马主席沃洛金明确表示,普京在“统一俄罗斯”党第十七次代表大会上的发言具有纲领性意义,明确了国家发展的目标、任务和前景。“统一俄罗斯”党需要继续自我革新,确定未来目标,致力于国家发展和实现经济现代化。

图片关键词

2017年12月23日,在俄罗斯莫斯科,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统一俄罗斯党第17次代表大会上阐述了俄罗斯所面临的主要任务,即保障发展、消除贫困人口、促进经济增长、面向未来。俄政界人士认为,普京的发言内容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视为他参加明年总统选举的竞选纲领。

2017年12月23日,普京参加“统一俄罗斯”党第十七次代表大会并发表讲话,规划了“统一俄罗斯”党的未来目标。他指出,俄罗斯政府和“统一俄罗斯”党此前的工作是基础,但是并不能确保俄罗斯未来的发展。党的执政地位要想得到巩固,需要确立并实现更加宏伟的目标。

对于“统一俄罗斯”党和俄罗斯政府而言,对内首先要赢得民众的拥护与支持,这就要求制定和落实面向保护和发展公民权利与自由的计划;其次要致力于稳定,但稳定不是因循守旧,不是停滞不前,为此要扩展俄罗斯的直接民主机制,并尊重有能力和负责任的反对派,而不是让夸夸其谈的民粹主义上台,这将对建立强大的公民社会产生影响。对外不谋求对抗,维持东西方外交平衡,但不会牺牲俄罗斯公民的安全和人民的国家利益。总而言之,“统一俄罗斯”党的目标可以概括为引领俄罗斯走向世界领导地位。



独联体国家商务工作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