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报告

杨丽娟:乌兹别克斯坦贸易地理研究

发布时间:2018-04-09浏览次数:

杨丽娟:乌兹别克斯坦贸易地理研究

来源:《欧亚经济》2018年第1期

「中亚研究」杨丽娟:乌兹别克斯坦贸易地理研究

【内容提要】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地区重要的转型经济体和贸易国。当前形势下,乌兹别克斯坦的贸易地理格局正在不断扩大,贸易商品种类更加多元化。独联体国家、中国等是乌兹别克斯坦重要的贸易伙伴。乌实施的经济改革以及更为积极的贸易政策将进一步促进其对外贸易的发展,进而对贸易地理产生影响。

【关键词】乌兹别克斯坦中亚贸易地理

【基金项目】2016年兰州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重点项目《地缘经济一体化中的贸易便利化问题研究》(项目编号:16LZUJBWZD003)。

【作者简介】杨丽娟,兰州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经济学博士。

国际贸易是内陆国从封闭走向开放的必经之路,同时又深受地理位置、国民经济以及国际关系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自1991年独立以来,为了突破“双重”内陆国的制约,乌兹别克斯坦非常重视发展国际贸易,不断融入国际市场。当前,乌已经成为中亚地区重要的转型经济体和贸易国。作为中亚地区近年来国内生产总值增速一直保持在7%以上的国家,乌兹别克斯坦贸易地理格局的特征及发展趋势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兼具特殊性和一般性。

本文旨在对乌兹别克斯坦的贸易地理格局及趋势进行分析,为以乌兹别克斯坦为代表的中亚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贸易地理相关研究提供有益的支持和补充。论文结构安排如下:首先,整体分析中亚近邻经济发展的相对表现以及乌兹别克斯坦国民经济发展状况;其次,聚焦乌兹别克斯坦贸易地理格局,具体包括自然和人文条件、贸易概况、出口贸易地理和进口贸易地理等;最后,展望乌兹别克斯坦贸易地理的发展趋势及前景。

一 乌兹别克斯坦国民经济发展概况

(一)中亚国家总体经济表现

中亚国家地处亚欧大陆的地理中心,彼此领土相连、文化相近。历史上,这里是连接亚洲东部与欧洲的交通要道,著名的“丝绸之路”从这里经过。凭借重要的地理位置、丰富的自然资源、独特的文化风俗以及快速增长的国民经济,中亚国家在世界地缘经济格局中占据重要地位。

从经济表现来看,2015年中亚国家的经济增长率为3.1%,2016年降至2.1%。原因主要在于油价持续低迷、俄罗斯经济衰退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主要贸易伙伴国经济增长放缓等诸多因素。从整体情况来看,石油收入下降对阿塞拜疆和哈萨克斯坦的影响更为严重,前者甚至因此陷入经济衰退。

据预测,2017年中亚国家GDP平均增速有望达到3.1%。格鲁吉亚、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通货膨胀将有所减轻,亚美尼亚甚至会出现通货紧缩。除阿塞拜疆GDP会出现负增长以外,其他中亚国家均能实现经济增长。从2017年GDP增速预测来看,最高为乌兹别克斯坦(7%),其他依次是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格鲁吉亚、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和亚美尼亚。从通货膨胀率来看,中亚国家通货膨胀率平均在7.8%,乌兹别克斯坦最高,达到9.5%。从经常账户余额占GDP比重来看,预计2017年和2018年只有阿塞拜疆和乌兹别克斯坦会有贸易顺差。2017年乌兹别克斯坦经常账户余额占GDP比重为0.2%,预计2018年这一比重会有所增长,升至0.4%。其他中亚国家均有不同程度的贸易逆差。

(二)乌兹别克斯坦经济发展概况

与其他独联体国家一样,乌兹别克斯坦的经济发展也经历过一段下滑期。但受益于政府及时得当的政治、经济改革举措,乌兹别克斯坦自1995年开始经济逐步复苏。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国家中率先恢复经济的国家,目前经济发展状况在中亚地区也是最平稳的。

2016年,乌兹别克斯坦GDP为672亿美元,人均GDP为2 111美元。基尼系数为0.352 7。2016年GDP增速为7.8%,与2015年的8%相比有所下降。通货膨胀率略低于8.4%,经常账户出现小幅盈余。据预测,2017年乌GDP增速为7%,2018年升至7.3%,经常账户会进一步改善。同时,由于货币贬值及政府支出增加等因素,预计通货膨胀率在2017年将升至9.5%,2018进一步升至10%。从国民经济发展状况及走势来看,实施金融业改革是乌经济实现良性运行的关键所在。

乌兹别克斯坦经济增长放缓的原因主要在于乌的外部环境。重要贸易伙伴国经济出现收缩,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乌兹别克斯坦经济增长放缓的趋势。2016年乌兹别克斯坦工业和农业增长率分别从2015年的8%和6.8%全部降至6.6%。服务业增长率从2015年的9.8%升至2016年的10.7%,这反映出乌兹别克斯坦金融业、贸易和电信业呈现繁荣发展的态势。在基础设施和住房领域的公共投资使建筑业增长12.8%。

从需求来看,投资是乌兹别克斯坦经济增长的主要来源。2016年乌兹别克斯坦固定资本总额增长率为9.4%,略低于2015年的9.9%。这在一定程度反映来自商业银行、重建与发展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的融资更少,更多的投资集中在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现代化改造上。国家专项投资减少了20%,主要投资在道路和社会项目上。政府对来自亚洲和俄罗斯的能源石化领域的投资者进行保护以吸引投资,因此,外国投资占投资总额的比重从2015年的20.4%升至2016年的21.9%。

二 乌兹别克斯坦贸易地理格局

(一)自然地理条件

乌兹别克斯坦位于中亚中部(北纬41°16′,东经 69°13′)。东部、东南部与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相接,南邻阿富汗,西部与土库曼斯坦毗邻,北部和东北部与哈萨克斯坦相连。由于地理位置特殊,乌兹别克斯坦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双重”内陆国之一。乌兹别克斯坦总面积约为44.74万平方公里,世界排名第56位。全境地势东高西低。东部和南部地处天山山系和吉萨尔—阿赖山系的西端,西部和北部有克孜勒库姆沙漠和占全境面积达80%的平原低地。阿姆河、锡尔河和泽拉夫尚河是境内主要河流。夏季炎热而漫长,冬季寒冷而短促。年均降水量山区为1 000毫米,平原低地为80~100毫米。乌兹别克斯坦属严重干旱的温带大陆性气候。该国没有海岸线和出海口。

(二)人文地理条件

凭借地处连接东西方和南北方的中欧及中亚交通要冲,乌兹别克斯坦历史上就是重要商贸之路的汇合点,更是东西方融合、各种文明相互对话的活跃之地。乌兹别克斯坦全国划分为1个直辖市(塔什干)、1个自治共和国(卡拉卡尔帕克斯坦自治共和国,首都努库斯)和12个州 。从区域经济实力来看,乌兹别克斯坦东部地区较西部地区更为发达。在2016年易于开展商业活动的国家排名中,乌兹别克斯坦排名第87位。

2015年乌兹别克斯坦人口达到3130万,共有129个民族,包括乌兹别克族(73%),俄罗斯族(8%)、塔吉克族(5%)、哈萨克族(4%)、鞑靼族(3%)、卡拉卡尔帕克族(2%)、吉尔吉斯族和土库曼族等。居民大多信奉伊斯兰教,属逊尼派。官方语言为乌兹别克语(属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74.3%),通用语为俄语(14.2%),还有塔吉克语(4.4%)、其他语言(7.1%)。在卡拉卡尔帕克斯坦自治共和国,卡拉卡尔帕克语和乌兹别克语均为官方语言。

2005~2015年,乌兹别克斯坦人口密度从每平方公里58人增至每平方公里70人。2005年人口增长率为1.2%,2010年达到最高值2.9%,2011年为2.7%,之后有所下降。2014年和2015年人口增长率分别为1.7%和1.8%。乌兹别克斯坦失业率一直很低,2005年最高为0.3%,2006~2012年保持在0.1%~0.2%,2013年以来失业率均为零。乌兹别克斯坦的城市化水平也在不断提升,2005~2015年城市化率从36.1%升至50.7%,中间略有波动。

(三)贸易发展概况

乌兹别克斯坦是世界第三大棉花出口国。乌实施过度管制的贸易政策,旨在维持硬通货储备,留给进口的空间很小,国家的外贸收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黄金和棉花的国际价格。由于金价自2006年以来呈现上涨趋势,因此国家持续获利于较高的黄金价格。乌兹别克斯坦的进口管制政策很严格,关税也很高,主要进口机械设备、化工产品、食品、黑色及有色金属等。

2005~2015年,乌兹别克斯坦出口额呈波动上升趋势。2005年乌兹别克斯坦出口额为54.09亿美元,2011年达到最高值150.21亿美元,2015年出口额为124.69亿美元。从增长幅度来看,可以划分为三个时期:2005~2008年为快速增长期,2009~2011年为平稳增长期,2012~2015年为波动增长期。与此同时,乌兹别克斯坦进口规模也呈现波动上升趋势。2005年进口额为40.91亿美元,2008年进口额达到第一个高值97.04亿美元,2014年进口额达到第二个高值139.84亿美元,2015年进口额为124.17亿美元。乌兹别克斯坦的进口明显经历了三个台阶:2005~2008年为快速增长,2009~2010年略有回落,2011年又开始快速增长,2015年进口额略有下降。

从贸易差额来看,除2014年出现贸易逆差4.38亿美元以外,其余年份均为贸易顺差。2005年贸易顺差为13.18亿美元;2006~2009年基本在20亿美元左右,2006年为16.08亿美元,2009年为23.33亿美元;2010~2011年贸易顺差进一步增长,2010年为38.47亿美元,2011年为36.76亿美元;自2012年开始,乌兹别克斯坦进口规模与出口规模大致接近,贸易差额明显降低,不到8亿美元;2013年再次减至3.76亿美元;2014年出现贸易逆差4.38亿美元;2015年出现贸易顺差,为5 200万美元。

从乌兹别克斯坦外贸的年均增长率来看,无论是出口增长率还是进口增长率都具有震荡下降的趋势。从出口年均增长率来看,2005年为11.5%;2006年增至18.1%;2007年达到最高点40.7%;2009年降至2.4%;自2010年又开始上升,2011年达到15.3%。此后,除2013年达到5.3%以外,2012年、2014年和2015年出口增长率均为负值,2012年最低为-9.5%。从进口增长率来看,同样经历了大起大落:2005年进口增长率为7.2%;2006年升至16.9%;2007~2008年跃升到40%以上;但随即出现了两年的负增长,之后,2011年为23.6%,2012年为13%;2013年为8.8%;2014年进一步下降为0.3%;2015年进口增长率出现负值,为-11.2%。

在国际合作方面,乌兹别克斯坦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同属中亚国家联盟成员,这两国是中亚国家中与乌兹别克斯坦经济一体化程度最高的国家。目前,有10个国家与乌兹别克斯坦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

(四)出口贸易地理

从出口贸易地理来看,乌兹别克斯坦的出口贸易地理方向比较集中。2005~2015年,排前十位的主要出口对象国包括俄罗斯、中国、中亚近邻、法国和瑞士等国家。2005年,乌第一大和第二大出口对象国是俄罗斯和中国,出口额分别是8.2亿美元和4.1亿美元;随后是土耳其、哈萨克斯坦,出口额在2.3亿美元以上;至乌克兰、孟加拉国的出口额超过1.6亿美元;至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瑞士的出口额依次在6 910万美元、5 460万美元和4 100万美元;至法国的出口额为3 960万美元。

2010年,俄罗斯、中国和土耳其依然是乌兹别克斯坦排名前三位的出口对象国,出口额分别为13.759亿美元、11.811亿美元和7.831亿美元;除了至乌克兰和瑞士的出口额减少以外,至其他贸易伙伴国的出口额均显著增加,至孟加拉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和法国的出口额分别为5.177亿美元、4.304亿美元、1.617亿美元、1.504亿美元和1.016亿美元。

2015年乌兹别克斯坦排名前三位的出口对象国是瑞士、中国和哈萨克斯坦,贸易额依次为16.878亿美元、11.516亿美元和9.278亿美元;至土耳其、俄罗斯和孟加拉国的出口额则降至6.469亿美元、5.471亿美元和4.497亿美元;至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和法国的出口额有所上升,分别为2.18亿美元、2.059亿美元和1.589亿美元;而至乌克兰的出口额进一步减少,为5 670万美元。

(五)进口贸易地理

2005~2015年,乌兹别克斯坦的进口同样迅速增长。2005年,俄罗斯是乌兹别克斯坦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国。来自俄罗斯的进口贸易额为9.466亿美元,远高于排名第二位韩国的进口额5.424亿美元;来自德国、哈萨克斯坦和中国的进口额依次是3.125亿美元、2.669亿美元和2.532亿美元;来自土耳其和乌克兰的进口额分别为1.662亿美元和1.657亿美元;排名前十位的进口国还包括美国、日本和吉尔吉斯斯坦。

2010年乌兹别克斯坦的第一、第二大进口来源国依然是俄罗斯和韩国,进口额达到18.299亿美元和15.825亿美元;来自中国的进口额显著增加,达到12.959亿美元;哈萨克斯坦为12.088亿美元;来自德国的进口额为7.762亿美元;来自土耳其的进口额为3.109亿美元;其他主要进口国依次为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美国和日本。

2015年,中国已经超过俄罗斯成为乌兹别克斯坦的第一大进口来源国,来自中国的进口额达到24.606亿美元,来自俄罗斯的进口额为24.589亿美元;其次是韩国和哈萨克斯坦,进口额依次为14.125亿美元和12.741亿美元;来自德国和土耳其的进口也都超过5亿美元,分别是5.164亿美元和5.375亿美元;其他主要进口来源国是吉尔吉斯斯坦、日本、乌克兰和美国。

三 乌兹别克斯坦贸易地理的发展趋势与前景

(一)贸易地理格局不断扩大,贸易商品种类多元化

目前,乌兹别克斯坦有近2 000种商品和服务出口到世界168个国家,其中包括欧洲国家、独联体国家、亚洲、北美和南美洲、非洲和澳大利亚。

2000年以来,出口贸易伙伴国的数量增至31个。2016年,乌兹别克斯坦与世界175个国家开展对外贸易,并与86个国家有贸易顺差。受益于产业结构的多样化,乌兹别克斯坦出口结构也发生了变化,涵盖了各种货物和服务贸易,而且,与前几年相比,制成品出口已经超过原材料出口。例如,2000年棉纤维出口占27.5%,2016年降至5.2%;与2000年相比,2016年黑色和有色金属出口比重从6.6%降至5.8%;粮食产品出口比重从5.4%增至5.7%;化工产品及其制品出口比重从2.9%增至6.9%;能源和石油产品出口比重从10.3%增至14.1%;服务业出口比重从13.7%增至26.3%;其他商品出口比重从30.2%增至34.2%。

(二)独联体国家和中国是重要贸易伙伴

乌兹别克斯坦在独联体国家中的主要贸易伙伴是俄哈,独联体之外的主要贸易伙伴包括中国、土耳其、阿富汗、伊朗和韩国。2016年,乌兹别克斯坦对外贸易总额达到243.094亿美元,其中,与独联体国家贸易额为84.615亿美元,与其他国家贸易额为158.479亿美元;出口额为121.787亿美元;进口额为121.307亿美元。

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国家统计委员会的报告显示,2017年1~6月,乌兹别克斯坦对外贸易额增长11.1%,达到120.72亿美元,比2016年同期有所增加。其中,出口额增加13.1%,为59.7亿美元;进口额增加9.2%,达到61.02亿美元。同期,乌兹别克斯坦与独联体国家的贸易额增加12.6%,达到44.5亿美元,其中,至独联体国家的出口额增加14.8%,达到23.75亿美元,而来自这些国家的进口额增加10.2%,达到20.75亿美元;乌兹别克斯坦与其他国家的贸易额增加10.2%,达到76.2亿美元,其中,出口额为35.9亿美元,进口额为40.3亿美元。独联体国家在乌兹别克斯坦对外贸易中所占的份额为36.9%,而其他国家则占63.1%。

(三)深化经济改革,实施更为积极的贸易政策

乌兹别克斯坦正在积极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之中,政府的一系列举措都旨在进一步推进国内改革与对外开放。在改善投资环境、积极吸引外资的过程中,乌兹别克斯坦推动实施进口替代和出口导向型的贸易发展战略,其经济贸易表现在:独联体国家属中等发展水平,但增长与扩大的趋势明显,经济贸易有望实现稳步增长。乌兹别克斯坦将进一步改善投资环境,吸引外资,加强经济合作,着力推进汇率改革,在提升对外竞争力的同时,吸引外国投资,并且优化内部资源配置,促进经济增长。

2017年4月,上海合作组织发布《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五个优先发展方向:2017~2021年行动战略》。这一行动战略旨在提高改革效率,为实现现代化和各领域的自由化创造有利条件。乌兹别克斯坦五年内的五个优先发展方向涉及社会政治、社会经济、人文等领域。其中,在经济领域将进一步发展经济自由化,在国际关系领域将执行深思熟虑的、互利的和建设性的对外政策。从这一五年发展战略不难看出,乌兹别克斯坦将在确保国家机构能力的基础上继续推行渐进式的经济改革,实施良好的宏观经济政策和出口导向型产业政策。


独联体国家商务工作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