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报告

俄罗斯国家安全面临威胁综述

发布时间:2018-04-11

图片关键词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蓝山 编译

自:俄罗斯《外国军事评论》杂志2018年第1期


[知远导读]本文原载于俄罗斯《外国军事评论》杂志2018年第1期,作者为俄军少将S·阿法纳西耶夫,原文标题为Международная обстановкаи угрозы национальной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России文章从地缘政治角度分析了俄罗斯周边地区和有关地区的军政局势,不稳定因素和未来走向,以及俄罗斯国家安全面临的威胁,认为俄罗斯国家安全面临严重威胁,其中乌克兰国内武装冲突、叙利亚境内恐怖威胁、朝鲜实施导弹核计划以及西南和南方向的局势恶化是俄国家安全面临的最严重的威胁因素。文章编译如下:

2017年的国际局势更加复杂,这对俄罗斯的安全产生了重要影响。引发国际局势消极变化趋势的主要因素是:美国及其盟友不准备承认正在形成的多极世界的客观现实;北约以臆想的俄罗斯威胁为借口,扩大在俄罗斯边境附近的军事存在;尽管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遭到失败,但国际恐怖组织头目仍力图继续向不稳定国家传播极端主义思想;一些国家企图利用伊斯兰激进势力谋取自己的利益。

与此同时,尚未解决的危机和武装冲突(首先是在阿富汗、顿巴斯、北朝鲜、非洲北部)和各种金融、经济权力“中心”之间的竞争对全球和地区安全产生了严重的破坏性影响。

2017年,俄罗斯对防止国际紧张局势升级做出了重大贡献。因为俄罗斯武装力量的决定性行动,在叙利亚境内打击恐怖主义的斗争取得了重大胜利。防止了叙利亚国家解体,为政治解决危机和国家和解做了前期的工作。与土耳其、伊朗形成了反恐联盟,加强了与沙特、约旦、卡塔尔、埃及的关系。与中国、印度的合作上升到新的水平。

至于近期国际局势的发展前景,需要指出的是:

俄罗斯西部边界附近将保持较高的紧张水平,北约将继续实施2016和2017年北约峰会关于增加部署联合武装部队,发展军事基础设施,提高北约联合部队和各国部队的战役和战斗训练强度的决定。

乌克兰民族主义营和乌克兰武装力量继续在该国东部进行挑拨,以将民众的注意力从基辅会导致国家进一步分裂、国民贫困化和国家失去独立的注定失败的方针引开。

从叙利亚和伊拉克逃至阿富汗、西奈半岛、北非和东南亚的恐怖分子将企图通过招募当地的“志同道合者”成立有活动能力的组织,并重新实施建立新的“哈里发政权”的企图。

东南亚(原文如此,实指东亚——译者注)主要的安全问题将是美国及其盟友部署地区反导防御系统,南中国海领土争端,以及平壤在华盛顿不愿寻求任何妥协性危机解决方案的背景下继续推进导弹和核计划。

主要大国在北极的利益冲突,对军备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控制效果,委内瑞拉、也门、利比亚和其他不稳定国家的局势将对国际社会安全产生重要影响。

美国执政精英是全球和地区不稳定局势的主要“催化剂”之一。2017年1月,民主党政府被以特朗普为首的共和党政府取代后,华盛顿继续对俄罗斯及其盟友推行非建设性方针。反俄活动成为美国行政、立法和司法当局内外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

尽管对前国家领导人进行了严厉批评,白宫仍然继承了前者的外交方针。美国总统不对可能对世界稳定与安全可能造成的所有后果进行应有的分析和考虑,而从国内形势出发做出的决定正在形成特殊的危险。总统在外交事务上的独立性受到很大限制(包括行政权与立法权的系统性制衡和国内人为制造的反俄运动)仍将是白宫在涉俄事务领域行动的关键消极因素。所有上述因素迫使特朗普一直在向国会让步,以换取后者支持其行动。同时解决国内问题的必要性迫使其在外交领域寻求妥协的过程中随机应变。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仍将是华盛顿利益的首要挑战之一,后者认为阻止俄罗斯成为世界主要力量中心之一是其优先任务。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反俄组成部分是受到白宫普遍支持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方向之一。同时,对俄制裁被赋予遏制和孤立俄罗斯、为降低俄罗斯国民生活水平和对现政权满意度而创造条件的长期工具的作用。例如,在美国2017年8月通过的联邦《以制裁对抗美国的对手法》中,俄罗斯被确定为需要遏制的“对手”,而对俄罗斯采取的措施具有超地域和无限期性。

2017年12月18日,美国公布的新版《国家安全战略》也明确奉行反俄方针。白宫以消除俄罗斯的军事威胁为借口,打算集中注意力于扩充美军兵力,完善常规武器和核武库,部署可靠的反导防御系统,发展国防工业的科研生产能力,推广创新技术。还计划分阶段增加国防开支,加强军队遂行多领域作战行动的能力,首先是在网络空间和太空。

华盛顿希望在“反俄方向”上更广泛地利用友好国家的潜力,促使后者为美国压制俄罗斯的努力做出更多的贡献。英国、德国、法国和欧盟总地来说不打算偏离美国提出的遏制俄罗斯的总路线,尽管它们逐渐意识到该路线对欧洲大陆政治和经济的稳定发展是不利的。

拥有巨大军事潜力的北约仍将是完成这项任务的主要工具。北约的政策明显表现出反俄倾向。俄罗斯保卫国家利益的行动被北约视为不仅是欧洲,还是世界其他地区的主要的不稳定因素。

为了遏制俄罗斯,北约在继续扩大前沿存在,并在完善其“东方翼侧”的军事基础设施。在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和波兰部署了4个多国营级战术群。同时,华盛顿在轮换的基础上在东欧驻扎陆军装甲旅和陆航旅各1个。在罗马尼亚继续组建多国兵团。从2017年5月起,北约战机开始在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领空巡逻。为了组织对北约加强部队的接收和部署,在波罗的海国家和东欧国家成立了前沿协调中心,准备了前沿机场,正在建立弹药和其他物资器材预置系统。

北约联合武装力量在东欧、北大西洋、波罗的海和黑海水域保持较高的战役和战斗训练强度,非北约国家部队也参加,如芬兰和瑞典。北约每年在波罗的海和东欧国家按照联合和联盟计划举行不少于30场具有明显反俄倾向的大规模演习。意在研究欧洲战场基础设施的活动(为了向俄罗斯西部边境调动北约增援部队)最具有挑衅性。

美国在罗马尼亚和波兰部署“岸基宙斯盾”反导系统的活动破坏欧洲局势稳定。这些设施被列入美国全球反导防御系统的欧洲部分,将服务于美国和北约国家的反导防御。同时其Mk41通用发射装置可发射“战斧”巡航导弹和五角大楼研制的未来打击武器。

北约正在制定进一步扩大在俄罗斯西部边界附近的军事存在的计划。

北约十分重视提高对所谓俄罗斯非军事威胁做出反应的能力。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北约正在理顺与欧盟的密切合作。为此,欧洲对抗混合威胁先进经验中心从2017年4月起在赫尔辛基运转。北约还决定发展在网络空间遂行行动的潜力。

在北约吸收巴尔干国家计划的框架内,2017年6月,黑山成为第29个北约成员国。马其顿、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也在积极争取尽快加入北约。此外,布鲁塞尔正在研究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加入北约的前景,并在这两国境内定期举行有北约联合武装力量参加的演习,研究两国基础设施接纳北约部队进驻的能力。

为沿北约东部边界建立缓冲区,北约优先帮助格鲁吉亚、乌克兰和摩尔多瓦增强军力。为此帮助这几个国家进行相应的改革,按北约标准完善其武装力量。

与此同时,欧盟国家自身也面临影响其安全的严重问题,包括:大量难民(恐怖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优先招募对象)从危机地区流入欧盟导致恐怖活动的威胁增加;英国的退出削弱了欧盟,东欧和西欧在一些重要的内政、外交问题上出现分裂,包括对俄政策。

乌克兰东南部的武装冲突是俄罗斯边界附近严重的不稳定因素。西方启动了旨在全面分化俄乌政治、社会、经贸和其他关系的系统性削弱机制。在顿巴斯地区继续驻有数千名军人的政府军部队,其任务是用武力恢复对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个共和国的“控制”。基辅不断刺激这两个共和国采取回应行动。正规军部队和乌克兰当局控制较弱的民族主义部队不断破坏停火状态,他们对顿巴斯的警察和平民、基础设施不仅使用轻武器和迫击炮,还使用重型武器。对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民兵指挥员、政治领导人采取恐怖行动。同时,乌克兰领导人坚持自己对明斯克协议(首先是部分条款的执行顺序)的解读,不打算执行该协议。

乌克兰当局还努力采取各种措施阻挠俄罗斯关于在顿巴斯冲突地区部署联合国维和部队以确保欧安会特别检查团人员安全的倡议的实施。乌克兰国家领导人打算将它变成对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州内基辅当局未控制的区域(包括靠近俄罗斯边境的地区)的大规模维和行动。

同时,乌克兰利用西方的支持和俄欧关系中的问题,企图通过吸收克里米亚半岛的部分克里米亚-鞑靼居民参加非法的反俄行动,来破坏克里米亚局势的稳定。

在摩尔多瓦潜在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也很大。德涅斯特河沿岸问题悬而未决,基什尼奥夫亲俄总统与受到议会多数派支持的亲西方政府之间的矛盾对该国局势的发展有消极影响。

华盛顿和布鲁塞尔在继续向白俄罗斯施加信息、政治和金融、经济压力,以迫使其转向西方,降低与俄罗斯的军事和军事技术合作水平。

在西南方向,北高加索地区非法武装(其大部分支持“伊斯兰国”的意识形态)的活动对局势发展产生破坏性影响。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地区的局势仍然很复杂,由于双方武装挑衅,导致军人和当地平民继续伤亡,给民间设施造成了损失。

格鲁吉亚外交的主要优先方向仍然是使本国与北约和欧盟整合,并恢复国家的领土完整。在这种情况下,不排除俄格关系恶化:首先是因为莫斯科支持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政权。不希望格鲁吉亚与俄罗斯接近的外部力量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这种局势的发展。

在近东和中东,美国旨在加强不依附于它的阿拉伯国家之间及这些国家与伊朗之间的矛盾的政策对局势有特别的影响。使该地区长期作为不稳定源能“吸引”华盛顿所有主要对手的注意力和资源。这种办法可使白宫证明有必要保持强大的前沿军事存在和实施地区反导防御系统建设计划。

恐怖集团,首先是“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对地区安全的威胁是另一个不稳定因素。目前,歼灭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非法武装的行动已经结束,正在消灭其在伊拉克境内最后的顽抗据点。同时,尽管“伊斯兰国”非法武装在这两个国家的能力大幅度萎缩,但他们不仅还在继续在该地区采取积极行动,还宣布打算把行动范围扩大到包括独联体国家在内的中亚国家。

在叙利亚,从2016年12月30日起在大马士革和所谓的温和反对派之间实行的停火状态总体上得到了遵守。歼灭该国境内大规模恐怖集团的目标已经达到。在叙利亚遭受失败后,在国外支持减少、失去主要的自筹资金来源的情况下,“伊斯兰国”的首领在叙境内组织极端分子活动越来越困难。

得益于叙军在俄空天军支援下的成功行动,以及组织了阿斯塔纳式对话进程,在和平解决叙国内武装冲突方面成功地取得了重大进展。基于担保国(俄罗斯、土耳其、伊朗)2017年5月签订的备忘录在叙利亚建立(冲突)逐步降级区为在该地区实现局势正常化创造了先决条件。俄罗斯正在紧张地开展在叙利亚组织政治调解过程的工作。

在中亚地区,局势的发展取决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境内极端势力活动的活跃度。阿富汗规模最大的反政府武装是伊斯兰塔利班运动。其主要目标是驱逐占领者——外国联合武装部队,推翻政府,建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但不排除“塔利班”上台后将不会阻止与其结盟的武装部队把占领的该国北部地区作为向中亚各国和中国渗透的“后方基地”和进攻基地。

“伊斯兰国”在阿富汗有多达4千名武装人员,对与阿富汗相邻的国家构成严重的恐怖主义威胁,他们固守该国东部。“伊斯兰国”个别集团企图向与塔吉克斯坦接壤的北方省份扩大自己的影响,并特别重视在上述地区招募其他非法武装的野战指挥官和战斗队员。

此外,中亚国家之间尚未完成划界,共同用水问题悬而未决,是定期出现边境事件(包括使用武器的边境事件)的潜在原因,这导致该地区存在冲突的可能性。

在阻止后苏联地区一体化进程和削弱本地区美国的竞争对手的背景下,中亚局势紧张符合美国及其盟友的利益。

在东方,美国与中国之间争夺地区领导权的斗争升级具有决定性意义。

中国在世界政治中的影响显著增强,同时伴随大规模推进武装力量现代化,在全世界的人口和经济扩张,这导致北京的全球地位提高。同时,中国的地区和全球雄心增长仍是促使白宫加强其在亚太地区影响以遏制北京的主要因素。特朗普当局正集中力量维持一种使亚太地区国家更愿意与华盛顿保持稳定关系的条件,以此确保美国能够有选择地影响局势朝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

美国的出发点是,未来与中国的竞争,首先是在亚洲的竞争,将会加强,并且会有越来越多的地区玩家和世界主要大国被卷入这一进程。但由于美国与中国经济和金融系统的相互依赖水平很高,在最近的将来其矛盾发展到冲突的可能性看上去不大。

美国在韩国部署其“萨德”反导系统和向日本提供“岸基宙斯盾”反导防御系统的计划是中美关系中显著的刺激因素。北京认为,华盛顿部署这些先进的反导武器首先是针对中国,这对后者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日本正在采取措施,以提高武装力量作为国家政策工具的作用。通过立法赋予其在国家安全没有面临直接威胁时参加联合部队集团的可能性,使在外国领土上的行动(包括未获联合国安理会批准的行动)中使用部队合法化。日本对北方四岛的领土要求仍是俄罗斯面临的主要军事危险源。

朝鲜半岛仍旧是该地区能导致大规模武装冲突的最危险的紧张源。这是因为北朝鲜和美国领导人采取不妥协立场,并且没有有效的保持稳定和降低朝韩军事对抗水平的机制。朝鲜试验核爆炸装置和弹道导弹,以及韩国独立和与美国联合举行战役、战斗训练活动对东北亚局势产生主要的破坏性影响。

在北极,美国、加拿大、挪威、丹麦和俄罗斯之间围绕能源控制的竞争日趋激烈。因此,除了经济积极性,这些国家在北极地区的军事积极性也在提高。例如,在北极周边国家和渴望参与开发丰富自然资源和使用北极地区独一无二的能源、交通和其他能力的其他国家普遍积极起来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正在采取措施保卫和推进国家利益。

2017年2月,五角大楼向国会提交了其新版《北极战略》。该文件首次承认美国与俄罗斯在北方海上航路的使用问题上存在严重矛盾。俄方制定在其司法管辖下的水域的航行规则被美国解读为企图获得过度的权力,不符合国际法准则。同时强调,美国武装力量准备采取行动保卫在“有问题的地区”的航行自由。

同时,北约领导层以“被迫对俄罗斯武装力量在北极圈地区的活动做出反应”为借口,正在采取措施加强北约的“北方翼侧”。同时,非北约国家——瑞典和芬兰——的部队正在积极参加在该地区举行的战役和战斗训练活动。

此外,北约计划扩大联合海军常设编队的编成,以便在北极地区积极使用,发展北极联合防空系统的能力,提高北约联合武装力量在北极圈地区的战役和战斗训练强度。

北约十分重视联合空军对冰岛领空和毗邻的北大西洋空域的巡逻,美国和英国核潜艇在该地区执行战斗勤务,以及组织美国战略空军飞机飞行的问题。

总之,对国际局势的分析表明,俄罗斯国家安全面临严重威胁,这些威胁具有综合性,并且能导致俄罗斯周边局势恶化。同时,与乌克兰武装冲突、叙利亚境内恐怖威胁持续存在、朝鲜实施导弹和核计划以及西南方和南方(存在着可能使我国卷入其中的危机升级的现实条件)局势进一步激化相关的消极因素是最大的危险。(全文完)


(平台编辑:黄潇潇)



独联体国家商务工作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