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报告

乌兹别克斯坦自命“地区领导人”?

发布时间:2018-04-12浏览次数:

3月27日,阿富汗问题塔什干高级别会议在乌兹别克斯坦举行,20余个国家和地区代表出席会议。事实证明:乌兹别克斯坦越来越自名为“地区领导人”一角。

图片关键词

据俄罗斯《生意人报》报道,在首任总统卡里莫夫执政期间,乌国“闭关自守”的程度仅优于邻国土库曼斯坦。而2016年12月米尔济约耶夫继任乌国总统后,实行了完全相反的外交政策。那么,“解冻”是怎样开始的?

1

“一个人的政治意愿”

从乌兹别克斯坦发生变化的角度来看,过去几周内乌国发生的系列事件意义重大。

首先是参议院批准乌国家安全局更改俄文名称,俄文缩写从СНБ变更为СГБ。根据米尔济约耶夫3月14发布的总统令,更名后的国家安全局职权范围较更名前缩小。此前米尔济约耶夫曾公开对国安局提出批评,称其使用酷刑、将重要人物抓进监狱、使企业家陷入恐慌等。

其次,无论是在外交或是媒体层面,塔什干举行的阿富汗问题高级别会议都是乌国在树立国家形象中极为重要的一步。这也是乌兹别克斯坦首次在本国举办此类大型会议。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欧盟外交官费代丽卡•莫盖里尼、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美国助理国务卿托马斯•香农等参加会议。

许多官员均表示:“这正是一个人的政治意愿(带来的改变)。”但事实上,这些官员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中包含的负面信息。

西方国家已经开始注意到乌兹别克斯坦的这些改变。美国驻塔什干大使馆于3月下旬发表声明称,美国支持乌政府释放6名政治犯的决定。同时,一些外交使团也希望乌国下一步动作可以促进政府与社会民众之间的互动。

2积极铺设运输走廊

阿富汗问题高级别会议极具务实意义,是乌国的重大外交成就之一。在谈及两国贸易往来时,这一点尤为明显。乌外贸部长扎姆西德•霍扎耶夫表示,乌计划将与阿富汗的贸易额提高到30亿美元。2017年两国贸易额为6.17亿美元,较2016年增加18.7%。

居住在美国的乌兹别克政治学家、“Bilig Brains”研究中心专家拉法埃里•萨特塔罗夫表示:“以前,中亚国家将阿富汗视为负担,尤其不支持美国提出的大中亚计划,该计划包括苏联解体后的五个斯坦国家和阿富汗。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发生改变:中亚国家将阿富汗视作连接海上运输的交通走廊。此外,阿富汗和平也将摆脱昔日‘武装冲突频发、政权动荡’的印象,提高整个中亚地区的投资吸引力。

众所周知,乌国一直致力于建造一条通往波斯湾的安全运输走廊。此次举行的阿富汗问题塔什干高级别会议也多次提到:乌国计划建成从边境至阿富汗赫拉特的铁路。该路段目前已修建至马扎里沙里夫。两地之间领土由塔利班控制。

同时,由于阿富汗没有相关专业人员,乌国正在对乌阿铁路服务人员进行培训。为此,乌国在今年1月于铁尔梅兹开设了专门的培训中心,由阿富汗政府和乌国国家铁路公司均摊学员学费。铁尔梅兹培训中心主任阿依别克•鲁奇耶夫介绍称,铁路工人培训班将从今年9月开始授课,一班300人。由于课程使用俄语、乌语教学,学员将从春季接受预科培训。

俄罗斯当局一直对美国的“大中亚计划”持谨慎态度。今年1月,俄外长拉夫罗夫表示,美国实行该举措的实质,是将所有涉及到中亚国家的项目推行到南部地区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其本质在于削弱俄罗斯对中亚国家的影响,将其从区域一体化结构中“剥离”。拉夫罗夫称,如果美方与中亚国家会晤时推动了这一计划,就会在未来看到该举措的缺陷。这些缺陷并不是由于经济发展利益决定的,而是纯粹由地缘政治决定的。

拉夫罗夫强调,俄罗斯非常重视加强与中亚国家的联盟关系和战略伙伴关系。俄罗斯与中亚国家有共同的历史渊源,高度互信,在解决一系列现代基本问题上持相同态度。俄罗斯对中亚地区的投资达200亿美元,中亚地区有超过7500个俄罗斯独自或合资企业。近10年间,俄罗斯对该地区国家的援助已超过60亿美元。

3中亚五国言归于好

拉夫罗夫在阿富汗问题国际会议结束后表示,近年来中亚五国关系良好发展,众望所归。今年1月时拉夫罗夫也曾指出,乌兹别克斯坦在去年积极参加多边活动,尤其是独联体和上合组织框架下的活动。

但乌外交部新闻处负责人阿迪尔别克•凯普贝格诺夫在3月27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俄方并未期待乌兹别克斯坦回归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集安组织),该问题也并未被提上议事日程。

吉总理伊萨科夫在参加3月29日举行的乌吉边界理事会负责人首次会议后表示,会议成果喜人,双方问题都已得到妥善解决。乌总理阿里波夫则表示,双方边境地区合作潜力巨大。就在不久前,乌吉边境局势一度紧张,过境手续繁琐复杂。

此外,乌塔关系已开始逐渐升温。乌总统米尔济约耶夫先是下令恢复两国航空运输(尽管一周仅有一次航班,机票价格对于两国大部分居民也非常昂贵),其次解决了部分边界争端问题,最后对塔公民取消签证,并就罗贡水电站问题达成共识。此前,因为担心罗贡水电站拦截沿阿姆河下游水流,影响乌国农业灌溉用水,乌政府一直对罗贡水电站问题存在异议。

米尔济约耶夫当选乌总统前曾承诺“融化横在中亚邻国间20年之久的坚冰”。虽然任务艰巨,但这块坚冰已经开始融化。


独联体国家商务工作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