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报告

【聚焦高加索】李秀蛟:对近期亚美尼亚政治危机的评析

发布时间:2018-05-08

作者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后

4月23日,在持续多日大规模的群众街头抗议之后,刚卸任亚美尼亚总统之位不久的谢尔日·萨尔基相在担任总理不到一周后黯然辞职。在此之前的4月17日,反对派领导人尼克尔·帕什尼扬号召民众进行“天鹅绒革命”,指责萨尔基相治国无方,反对其担任总理。乌克兰危机爆发四年多,后苏联空间再次出现国家政权的非正常更迭。此次危机是不是一场“Color revolution”?亚美尼亚近期国内局势到底怎样?事件背后有何深层次原因?未来局势如何收场?俄罗斯和西方国家对此次事件有何反应?一连串的疑问值得解读。

图片关键词

1事件 “导火索”及经过

不同于2015年打着经济口号“反对电价上涨”的抗议活动,此次危机的直接导火索是,亚美尼亚反对派领导人尼克尔·帕什尼扬号召民众反对议会任命前总统谢尔日·萨尔基相担任政府总理。

谢尔日·萨尔基相,出生于纳卡地区,曾担任亚美尼亚国防部长和总理,2008年4月至2018年4月的十年期间担任两届总统。2015年12月,在萨尔基相及其领导的亚美尼亚共和党的支持和推动下,经过全民公投修改宪法,将国家政体从半总统制改为议会制。国家权力从总统过渡到总理手中,总统仅成为象征性的国家元首,而总理才是真正手握实权的国家领导人。在推动修宪的过程中,萨尔基相多次明确表态,自己未来不谋求担任总统或总理。同时规定,新宪法将于2018年4月正式实施。

2018年3月2日,亚美尼亚共和党提名的前驻英国大使阿尔缅·萨尔基相被议会选举为新一届总统,这是亚美尼亚独立后第一次由议会而非人民选举的总统。与此同时,正如大多数人所预料,4月9日卸任总统之位的谢尔日·萨尔基相在4月12日又被占据议会绝对多数席位的亚美尼亚共和党提名为政府总理。4月13日,亚美尼亚议会党团“Елк”(“出路”) 领袖尼克尔·帕什尼扬指责萨尔基相治国无方,应为国家经济状况的恶化负责。帕什尼扬号召民众举行抗议活动,反对萨尔基相担任总理。

四月中旬以来,首都埃里温及各地城市均爆发不同规模的街头抗议活动。16日,首都集会者企图冲入议会大楼,并与警方发生冲突,导致数十人受伤。17日,亚美尼亚议会不顾群众抗议,投票选举萨尔基相为总理。同日,反对派领袖帕什尼扬号召举行“天鹅绒革命”。由于首都及各地街头抗议示威愈演愈烈,4月22日,萨尔基相同意与帕什尼扬进行面对面的谈判。由于帕什尼扬坚持萨尔基相辞职,两人见面仅持续3分钟便不欢而散。很快,帕什尼扬及其他两位反对派领袖遭到逮捕,其他抗议者也遭到武力镇压,将近300人被捕。

然而,失去反对派领袖的抗议运动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规模越来越大。4月22日当晚及次日上午,埃里温大约15-16万人自发举行游行示威。这是亚美尼亚独立之后规模最大的一次抗议活动。前几日,参加街头抗议的多为亚美尼亚年轻人,以大学生和社会活动积极分子居多。而在后几日抗议示威的人群中,出现了基督教神职人员以及卡拉巴赫地区的退伍军人,这些人在社会中拥有非常高的威望。22日和23日,亚美尼亚的精英部队维和旅、紧急情况部和内卫部队的许多现役军人也参加了抗议活动。

4月23日,面对巨大的政治压力,萨尔基相被迫递交辞呈并发表了最后讲话:“亲爱的同胞们,最后一次作为国家首脑发表讲话。尼克尔·帕什尼扬是对的,而我错了。我将辞去国家领导人职务。街头运动反对的是我。我履行你们的要求。”经过十几日大规模街头抗议,亚美尼亚危机出人意料地以前总统谢尔日·萨尔基相主动辞去总理一职而暂告一段落。然而,此次危机至今尚未完全结束。

图片关键词

2危机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及未来前景

谢尔日·萨尔基相主动辞职并公开承认错误,这令很多政治观察家感到意外.因为在其执政十年期间,萨尔基相曾强力应对过多次危机,仅2008年刚上台之后镇压的那次抗议活动,就造成十多人死亡,其政治手腕不可谓不强硬。正如俄罗斯国家杜马独联体事务、欧亚一体化及与同胞联系委员会、独联体国家研究所所长康斯坦丁·扎图林所言,萨尔基相的道歉比其辞职更加出人意料,也多少让人不习惯。诚然,在后苏联空间发生过多次非正常更迭,但很少有领导人公开承认自己有错。此次危机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值得挖掘。

首先,危机最直接的政治原因是萨尔基相自己食言,卸任总统后又继续担任总理,违背了其在2015年修宪时对人民许下的诺言。这也是萨尔基相自感理亏、向人民道歉的直接原因。另外,2015年新宪法规定总统和总理都由议会选举产生,这等于剥夺了人民以往通过投票选举国家领导人(总统)的权力,大幅减少了人民参与国家政治的机会,只是当时能够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群众没有现在多。

其次,在执政十年期间,萨尔基相没能解决好政治腐败等问题,导致长期压抑的社会不满情绪趁机爆发。参加抗议活动的人不一定全部支持反对派,但一定是真的反对萨尔基相。正如扎图林指出,萨尔基相最终辞职不仅在于反对派帕什尼扬领导的抗议运动,更在于其担任总统期间积聚起了足够多的不满,其中就包括权力高层中出现的不满。萨尔基相的主动辞职化解了有人将要推翻他的企图。因此,不排除其他观察家指出的那样,亚美尼亚政坛长期存在着“纳卡”与“埃里温”两大派系间的明争暗斗,而谢尔日·萨尔基相及目前临时总理卡连·卡拉佩强都来自纳卡地区。除此之外,许多退役老兵和现役军人也积极参加此次抗议活动,足见亚美尼亚国内政局已经到了十分危险的地步。

最后,如反对派所言,萨尔基相治国无方,近年来亚美尼亚经济状况不断恶化。其实,这并不是后苏联空间内亚美尼亚一国出现的孤立问题,由于受全球经济低迷的影响,尤其是乌克兰危机以来,亚美尼亚经济受到了冲击。俄罗斯是亚美尼亚经济的主要投资者,也是该国在能源、交通、冶金和电信领域的主要经贸合作伙伴,由于俄罗斯受西方多轮制裁面临发展困境甚至经济危机,亚美尼亚当然难逃被波及的厄运。经济低迷导致居民生活水平有所下降,人民群众不满情绪逐渐积累,威权统治合法性受到质疑。萨尔基相被迫辞职,而最终没有选择动用武力解决危机,命运颇有点像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但实际上萨尔基相的辞职算是比较明智,也是出于实用主义的考虑。正如一些观察家认为,“总理辞职,还算不上革命”。谢尔日·萨尔基相辞职,既保住了自己的颜面,也避免了大规模危机的继续升级。萨尔基相领导的亚美尼亚共和党依然在议会中占据绝对多数,目前还是该国执政党。共和党成员、萨尔基相的老乡卡连·卡拉佩强成为临时总理,且当选下一任总理的可能性比较大。因此,反对派现在庆祝胜利还为时尚早,帕希尼扬所在联盟在议会中占据少数。街头抗争的胜利,并不意味着反对派一定能够成功掌握中央权力。

尽管目前亚美尼亚有新选举出来的总统阿尔缅·萨尔基相,但他还没有左右国内局势的影响力。按照有关程序,在萨尔基相辞职后七日之内,这届议会或直接提名并选举出新的总理;或解散这届议会提前举行议会选举,再选总理。组织抗议活动的反对派领袖帕希尼扬很清楚,即使联合多个反对派,其支持席位也很难获得总理提名的最低法定票数(53票)。目前,帕希尼扬领导的“出路”联盟及支持它的察鲁基扬联盟在议会105个议席中只有40席。25日,宣布退出与共和党组成执政联盟的亚美尼亚革命联合会也只占7席。因此,尽管萨尔基相已经辞职,但帕希尼扬仍号召人们继续坚持抗议活动。帕希尼扬提出让代总理、执政的共和党代表卡拉佩强在提前举行议会选举前也辞职,并声称应该任命“人民推举的候选人”为总理,而他自己已经做好了这一准备。

迫于反对派的压力,为避免国内冲突进一步升级,执政党亚美尼亚共和党宣布不再提名总理候选人,但这并不意味着该党向反对派完全妥协。共和党在议会105个席位中拥有58席,尚有能力阻挠帕希尼扬上台。5月1日,在议会特别会议举行的总理选举投票中,作为唯一的候选人,帕希尼扬仅获得45票,不足当选所需的53票。为表达强烈不满,帕希尼扬号召5月2日开始举行全国总罢工。在萨尔基相政府倒台后,亚美尼亚危机又进入执政党共和党和反对派激烈博弈、争夺权力的焦灼阶段。可以预见,尽管各方因为临时总理之位而各不相让,但举行议会提前选举已毫无悬念。鉴于亚美尼亚共和党在该国的实力尚存以及曾担任过总理的卡拉佩强在民众中也比较受欢迎,反对派领袖帕希尼扬想要成为未来领导人尚有不少困难。为此,他需要争取国内外的更多支持。

另外,由于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的归属问题上还存在尚未解决的矛盾,近期阿塞拜疆在停火线附近加强了军事调动和部署,如果亚美尼亚国内政局长期动荡下去,对自己国家利益十分不利,亚美尼亚民众对此应该有所共识。党派利益之争最终很可能不得不服从于民族和国家的大局。

俄罗斯和美欧的反应及考虑

由于地处高加索,紧邻土耳其、伊朗、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亚美尼亚的地缘战略位置十分重要,该国一向受俄罗斯与西方的格外关注。亚美尼亚既是俄罗斯的重要盟友,也参加了北约“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多年来一直派兵跟随美国参加阿富汗等地的国际反恐,近期又与欧盟签署了扩大合作伙伴协议。因此,此次危机受到俄罗斯、欧盟以及美国的密切关注。

亚美尼亚是俄罗斯在后苏联空间的重要盟友,也是俄罗斯倡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亚美尼亚国内政局保持稳定对俄罗斯十分重要。组织此次抗议活动的反对派领袖帕什尼扬毫不掩饰自己的立场:号召断绝与俄罗斯的关系,从欧亚经济联盟中退出,要求俄罗斯撤出在亚美尼亚的军事基地。由于此前亚美尼亚国内多次爆发抗议活动,俄罗斯对此并不陌生。尽管俄罗斯很警惕亚美尼亚反对派可能通过和平方式实现的演变企图,但萨尔基相的主动辞职还是出乎俄罗斯的意料。此前不久,普京总统就谢尔日·萨尔基相担任亚美尼亚总理向后者表示祝贺。在危机发生后,普京总统的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称,俄罗斯密切关注该国局势,但排除干涉亚美尼亚内部事务的可能性。在谢尔日·萨尔基相辞职后,普京和梅德韦杰夫分别与亚美尼亚总统阿尔缅·萨尔基相和代总理卡拉佩强进行了电话交谈,讨论了两国关系及亚美尼亚局势,对亚美尼亚人民表示了支持。有专家指出,克里姆林宫对亚美尼亚的更迭表现出了极大克制,称这是亚美尼亚的内部事务。俄罗斯国内各大电视台也没有惯性地将此次事件报道为由外部势力组织参与的“Color revolution”。俄罗斯专家认为,国内持续的政治动荡对亚美尼亚不利,必须迅速平息国内冲突,使局势不再继续扩大。萨尔基相的辞职,意味着执政党亚美尼亚共和党准备做出政治妥协,以牺牲党首的代价,暂时保住执政权力,但这并不意味着政治体制将发生迅速和激进的变化。考虑到亚美尼亚和邻国阿塞拜疆以及土耳其的复杂关系,俄罗斯有信心,未来无论亚美尼亚哪一派上台,即使是帕什尼扬也不得不与俄罗斯搞好关系。事实证明,为争取上台的机会,帕希尼扬一改此前的反俄论调,表示如果反对派执政,该国仍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将继续履行包括对欧盟和欧亚经济联盟的国际义务,亚俄两国关系不会受到任何威胁,对俄关系将是其上台后的对外政策优先方向。仔细观察此次危机的发展过程,没发现美欧等西方国家参与了亚美尼亚危机的任何直接证据。但在危机过程中,西方国家的表态起到了重要作用。去年底,亚美尼亚和欧盟签署了《全面扩大合作伙伴协议》。4月初,亚美尼亚议会刚刚又批准了该协议,双边友好关系得到了进一步加强。因此,欧盟对亚美尼亚此次危机表现比较积极,主要体现在敦促亚美尼亚政府尊重人权方面。这对促使亚美尼亚当局释放反对派领袖以及萨尔基相主动辞职都产生了一定影响。而美国的表态则让人感觉美方似乎并不想插手此事,也不想与俄罗斯在亚美尼亚产生冲突。在与亚美尼亚代总理卡拉佩强会谈时,美国驻亚美尼亚大使理查德·米尔斯表示,美国认为亚美尼亚在街头示威活动期间推选总理候选人的行为并非民主之举。言下之意,美国并不认同亚美尼亚反对派领袖帕什尼扬自封为“人民推举出来的总理候选人”。米尔斯呼吁,各方应在宪法框架内解决所有问题,除了对话之外,没有调解政治局势的替代方案。4月29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海瑟·诺尔特表示,美国继续关注亚美尼亚局势,美方呼吁各方依照宪法就组建新政府进行谈判。美国助理国务卿韦斯·米切尔与帕希尼扬通电话,讨论要合法和和平地解决地亚美尼亚危机,并表示美国愿意与亚美尼亚未来的新政府合作。由此可见,无论是俄罗斯,还是美国和欧盟都对亚美尼亚国内局势采取了静观其变和适度施压的灵活性策略,各方都表现出克制和不想在该问题上发生激烈交锋的意愿。

图片关键词

虽然亚美尼亚反对派领导人号称要举行“天鹅绒革命”,但显然此次危机以及造成的更迭,与乌克兰等后苏联空间发生的多次“Color revolution”不可相提并论。这是一场由内部压力引发的事件,大规模抗议很大程度上只是因为人们对某个特定国家领导人的厌倦。由于没有外部势力的直接参与,加之面临与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爆发冲突的潜在压力,亚美尼亚局势仍有尽快结束危机、恢复稳定的可能。亚美尼亚继续参与欧亚经济联盟一体化的前景尽管存在风险,但在短期内发生逆转的可能性不大,同时该国与欧盟及北约的合作也会继续。


独联体国家商务工作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