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业报告

俄罗斯空降兵分队使用新型武器装备时的行动战术特点

发布时间:2018-12-25

[知远导读]本文编译自俄罗斯《军队文集》网站2018年11月27日的文章,主要介绍了现阶段俄罗斯空降兵在列装了新型自动化指挥和控制设备,无人机等先进武器装备后,行动战术和方法出现的新变化。文章认为,在现代合同战斗中使用空降兵,能够有效破坏敌军指挥体系,对敌构成强大的精神心理压力。空降兵通过建立侦察-火力系统,能够大幅提升行动速度和先敌火力毁伤的能力,进而夺取火力优势,并在“侦察-火力行动”过程中提升对敌火力毁伤的水平。

现代军事理论非常关注部队先敌行动的机动性。通常,在武装斗争的现阶段,重点是“空中力量”,其主体是能够有效利用远程火力毁伤战果,先敌行动,最终夺取并保持主动权的各种编成和用途的空降兵。对近年来战争的分析表明,在现代合同战斗中使用空降兵,能够破坏敌人军队和武器的指挥控制,阻碍(敌)后勤运行和预备队的合理使用,最重要的是能够对敌人施加强大的道德-心理影响。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将正面进攻部队的行动与专门派往敌后的行动相结合具有重要意义的原因。需要指出的是,在现代战争中,敌人的纵深有所增加,火力毁伤能力有所增强,这使得需要通过己方部队在敌人后方的积极行动,来拓宽斗争的正面。这已经被看作战役布势(战斗队形)的要素。该兵力兵器的主体就是空降兵兵团(部队、分队),以及经过专门训练的摩托化步兵分队和部队。

空降兵使用经验不仅证明了空降兵自身在当前的重要性,还且还由于空降兵使用了新的毁伤兵器和侦察兵器,使得自身地位得到了巩固。

实践表明,在现代军事冲突中,空降兵的总体运用和局部运用效果有时取决于:

军事政治局势;

对抗双方武装力量的发展水平;

部队新型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的配备水平;

国土战役构筑情况及其他。

专家认为,影响空降兵部队使用的因素最好分为几个组:

第一组应当包括武装斗争性质的改变,高精度毁伤兵器的地位和作用。

第二组包括敌人与空降兵作斗争的观点和能力。

第三组包括军事运输航空兵运送空降兵的能力和空降兵遂行受领任务的能力,包括空降、支援、掩护和全面保障能力。

第四组包括形势的主观因素。

研究空降兵遂行受领任务的能力时,需要指出的是,这首先取决于武装斗争的手段。M·F·伏龙芝曾写道:“任何战术都属于一定的历史时期。如果武器的性质发生改变,出现了新的技术革新,那么随之改变的还有军事组织的形式以及领导军队的方法”。

武装斗争在军事艺术各层级上的发展,包括在战术层面的发展,取决于武装斗争手段的发展。目前,根据国家2020年前武器装备和国防采购计划,部队正在换装现代化武器、军事和特种技术装备。空降和空降突击兵团的伞降营不断配备BMD-4M空降兵战车和BTR-MDM“贝壳”装甲输送车,以替换老旧的BMD-2BTR-D,而空降突击兵团的侦察营正在配备BTR-82A

现在,炮兵部队正在积极配备现代化武器,首先是保障瞄准和火炮恢复瞄准自动化的控制系统。比如,空降兵炮兵就配备了改进型SAO 2S9-1M“诺纳”炮兵系统和1B119-1“变阻器-1”炮兵火控和侦察站。

空降兵现在的武器配备了自主连测和导航设备,与自动化火控系统指挥车进行电传信息交换的设备,以及各种高精度弹药。为2S9-1(2S9-1M)120毫米火炮研发、列装了2K28(“捕鲸船-2”)制导武器系统,该系统包括:

带激光半主动自动导引头ZOF69ZVOF112弹药;

1D22,1D25激光目标指示测距仪;

1A35发射同步设备。

“捕鲸船-2”系统的主要优点是在全部远射程内(1.5-9千米),射击时无需试射首发直接命中目标的概率高:

对非移动目标射击时的概率为0.8;

对移动目标射击时的概率为0.9。

与此同时,“捕鲸船-2”系统的主要不足是不能对高掩体后和反斜面上目标实施高射界弹道射击(臼炮射击时仰角不大于60度)。

此外,允许云层下限高度造成的限制也是存在的,在大部分射程内,可允许的云层下限高度为400至1200米,必须进行足够认真的(在部分情况下是全面的)射击气象弹道准备,而这对于空降兵分队来说并非总能接受。此外,目前认为,“捕鲸船-2”的射击距离对于空降兵完成全部火力任务来说还是不够的。

需要指出的是,目前,空降兵2S9(2S9-1)120毫米火炮连用于火控和侦察的是“变阻器-1”(1B119-1)移动火控和侦察站(车),改进后的该装备配备了1D22激光目标指示测距仪和1A35发射同步设备(1A35K是重量为4.5千克的指挥单元和重量达1.8千克的1A35I执行单元)。

单门火炮或者炮兵小分队(排,连)在起伏地形或者城市地形遂行战斗任务时,侦察和火力指挥最好使用便携式火控设备,由2-3人的班组操作,具备火控系统的全部功能,可置于轮式或者履带式车辆内。

需要注意的是,在当今战场上,除了纵深和宽度外,容量巨大的空中也非常重要。而空中环境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就是无人飞行器。

无人飞行器在发达国家武装力量中占有一席之地,且地位十分牢固,具有特殊性。俄联邦武装力量也在使用这一技术装备。空降兵也组建了无人机分队,配备的装备包括“海雕-10”“超光速粒子”“石榴-4”“副翼-3”。下图展示了“海雕-10”无人机准备实施侦察飞行。


根据俄联邦境外战斗行动经验,在合成分队具有高机动性且战场各种火器饱和的情况下,建立各种侦察-火力系统在现阶段具有重要意义,空降兵分队也应当予以广泛运用。侦察-火力系统的实际运用取决于统一信息空间建立的效果,以及现代侦察兵器和毁伤兵器在一名指挥员下实现统一的效果。这种观点提升了兵器使用的效率,实时发现目标,确定坐标并使用各种兵器对其实施高概率毁伤。对于空降兵分队来说,使用侦察-火力系统能够缩短遂行火力任务的时间,降低弹药消耗并提升毁伤目标的准确性,不需要花时间进行气象修正等计算。炮兵的战斗行动实践经验表明,先敌火力毁伤,并夺取对敌火力优势,特别是在战术环节,在现代战斗中具有决定性意义。专家认为,可靠侦察、火力系统的快速反应以及自动化指挥的质量构成了21世纪战争中火力毁伤的基础。需要注意的是,侦察-火力系统的战斗效能将取决于系列变化因素,这些因素可以用下面的数学关系式来表示:

= (ТрАтМоз),                 (1)

在这个关系式中,W——侦察-火力系统火力效能的总时间周期;

Тр——发现目标并使用侦察器材传输信息的时间周期;

Ат——自动化指挥系统快速反应时间,包括定下决心;

Моз——受领火力任务时间周期以及火力分队遂行任务的时间(单炮,火箭炮战车)。

对公式(1)中的变量进行分析表明,重要组成部分包括:发现目标并使用侦察器材传输信息的时间周期(Тр)。我们假设,自动化指挥系统快速反应时间,包括定下决心的时间(Ат)在遂行任务时是固定的,也就是说Ат = constant。那么,通过使用自动化指挥系统,受领火力任务时间周期以及火力分队遂行任务的时间(Моз)将大大缩小。

需要指出的是,2011年末,营级列装了MKAU-A1B821炮兵(迫击炮)连小型自动化火力准备和控制系统,能够成功应用于营级侦察-火力系统。MKAU的使用实践表明,MKAU-A1B821自动化系统配备炮兵(迫击炮)连,大大拓宽了空降兵炮兵遂行战斗任务的范围,缩短了遂行任务的时间。因此,配备MKAU-A1B821自动化指挥设备、火器(迫击炮连)和侦察兵器后,可将这一一体化战斗系统看作潜在的营级侦察-火力系统。空降兵部队和分队可在侦察-火力系统中使用“孔雀石”自动化火控系统(KSAUO)。

《军队文集》杂志2018年第10期刊文指出,侦察-火力系统应当是指侦察、火力毁伤兵力兵器,自动化指挥和保障设备的一体化系统,该系统在制定协同计划和组织协同过程中快速组建,并在之后的战斗行动中得到运用。侦察-火力系统的建立能够通过提升行动速度和先敌火力毁伤,为夺取火力优势创造条件,并在“侦察-火力行动”过程中提升对敌集团火力毁伤的水平。与此同时,在侦察-火力系统遂行火力任务过程中,高精度弹药将消除射击准备、确定目标坐标和战斗队形组成部分连测的误差。使用高精度弹药将提升侦察-火力系统实施战斗行动的速度,减少弹药总消耗量,提升火力毁伤水平,缩短火力任务的遂行时间,这对空降兵兵团和部队来说非常重要。因此,使用高精度武器对敌集团和目标实施毁伤的最合理方法是对敌集群目标毁伤的选择-目标法和对敌目标毁伤的选择法。第一种方法(选择-目标法)是指有选择性地对重要(关键)目标实施毁伤,以削弱战斗潜力,也就是敌人集团还击的能力。第二种方法(选择法)是指使用火力和突击,毁伤集团目标中最重要的基本目标。

侦察-火力系统中运用自动化指挥系统和配备了“成功”火力和瞄准自动化控制系统的现代化火器,能够将火力毁伤的总体效果提升20-30%。研究表明,在演习过程中,使用自动化指挥系统的炮兵营将目标火力准备时间缩短了20-30%,这也就意味着射击效能得到提升,火力分队在实施“反火力机动”时的生命力得到提升。同时,在向新火力阵地转移过程中,对分队的指挥得到了保持。部队使用和战斗行动实践表明,(侦察-火力系统)指挥员组织协同的方法包括下达指示,听取所属指挥员意见以及两者结合。在制定计划过程中,研究、确定统一的指挥、相互识别和报知信号体系。


(平台编辑:黄潇潇)


独联体国家商务工作委员会